欢迎书友访问POPO文学
首页思来想去,她直接摆烂了 (NP) 冠军赛(2)

冠军赛(2)

    两人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身后几个队友听到,纷纷上前拍尤里安脑壳,美其名曰爱的祝福,让他在场下认真学习,争取明年进一线队。
    哨声吹响,主裁判示意选手入场。在主持人慷慨激昂的介绍下,希特与蒙特,克莉丝与奥斯卡,终于面对面站在了对抗赛场上,如同二人初次相见那样。
    双方队长握手示意。奥斯卡定定地看着她,祝她好运。
    “好运?”克莉丝勾起嘴角,“你比我更需要它。”
    电光火石间传递的信号让各自队友不解,主持人恰到好处地起哄,说他们俩握手时间是不是长了点?两人这才松手,回到各自位置上。
    由于是冠军赛,分出实力的最佳方式当然是简单直接的对决——攻击双方身上带随机光标的选手便能得分,结束时分数最高的队伍获胜。这也是观众们最想见到的,所以每场比赛大家都人狠话不多。况且这是第一届冠军联赛,谁都想拔得头筹、载入史册。
    上半场比分追的很紧,几乎每得一分,蒙特学院就会紧接着扳平,实力的确不容小觑。但能和全胜时期的蒙特打个有来有回,也说明希特学院制定的战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教练们将约翰和马里奥安排在最前方打头阵,多年好友的熟悉让他俩配合默契如同双子星,一个人出现空隙另外一个就能迅速填补,进攻防守都天衣无缝;从青训队提拔上来的莱利由于出色实力和稳定发挥被安排首发,在有必要的时候尽可能辅助克莉丝。
    克莉丝被作为队伍爆点安排在基础阵型最后方,此举被很多人质疑,认为艾萨克是否对克莉丝有些过于保护,由此能得出克莉丝其实状态不佳、可以轻易击溃。
    而教练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女孩是他的秘密武器,同时也是检验学院众人训练水平的标杆。曾经的希特学院独木难支,孤掌难鸣,团体运动永远不能靠一人作战取胜。尤其是面对蒙特这样的强敌,必须让每个人都发挥150%的水平。
    而现在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看到,希特学院再也不只有克莉丝一人。
    半场快要结束时,希特学院右侧被撕开缺口,克莉丝立刻冲上前挡住攻击,使作为光标选手的莱利得以转移。她不断阻挠对手以拖延时间,却不料对方气急败坏,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掏出了枪。
    枪响,女孩毫发无伤。原本后退的莱利见状不妙,情急之下一记飞踹结结实实砸在对手侧膝,子弹擦着发丝而过,避免脑袋开花的风险。
    托某人和某些经历的福,她现在面对枪口时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希特队友先行击中了对方信标学员,观众席欢呼起来,希特再次取得领先。
    中场休息15分钟,希特学院取得两分领先优势,这让蒙特的主教练布鲁诺大发雷霆,一脚踢飞战术板,将更衣室的门摔得震天响。
    其他队员不明白主教练为何如此震怒,他们状态良好,两分之差完全不足以锁定胜局,他们有信心在下半场将优势抓在手里。
    但没人想发表意见,也没人敢。9名选手只是沉默地坐在位置上补充水分,聆听主教练足以掀翻房顶的怒吼。他埋怨教练团队不够努力,竟然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流教练钻了空子,不仅破解他们的战术还打了相当漂亮的防反;场上稍有失误的选手被指着鼻子痛骂,甚至牵扯到人格尊严。二十多岁的选手脸色煞白,咬着牙不敢反驳一句。
    更衣室的温度下降到冰点。就连队长奥斯卡也没能幸免,布鲁诺讽刺挖苦地翻出他与克莉丝那些往事,问他是不是旧情人相见不忍心下手?刚才在场上可是没看见他有多强的攻击意愿!
    可男人听完只是敷衍应答着,点了根烟离开房间。
    布鲁诺盯着他离去的背影,转头向坐在角落、尽量降低自身存在感的几名替补队员,目光冰冷,瞳孔似乎寄宿着毒蛇。
    “你们几个,都跟我来。”
    另一边的希特学院更衣室,克莉丝换上干净的队服,与几个女性队友一起离开浴室向休息区走去。路过门口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自门边闪过,很快消失不见。
    “克莉丝,不走吗?”
    队员在呼唤,她们的队长回过神,抱歉一笑:“你们先过去,我马上回来!”
    明明看见奥斯卡往这个方向走,紧追慢赶还是跟丢了,这个竞技场内部竟然这么复杂。走到某个房门前时楼道内已经空无一人,克莉丝懊恼地准备返回休息室,门内却忽然传来一声责骂。
    “废物!这么点代价都不愿意付出,还想着场场首发?痴心妄想!”
    好像是布鲁诺的声音,他们不在更衣室商量战术,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干嘛?
    克莉丝忍不住凑近仔细听,里面大概有三四个人,同教练小声请求着什么。
    “我们只是觉得,不用喝药也可以……”
    “谁能保证?你能保证?还是你?如果输了这场比赛,责任在谁?”
    一连串的质问让房间内其他声音安静下来,布鲁诺缓和了语气,犹如阴暗毒蛇嘶嘶吐信:“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况且只是痛苦一阵子,等药效过去便会恢复自如。暂时的痛苦换来载入史册的胜利,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
    这种说法好奇怪,像是巴斯蒂安那个老登会说的话。克莉丝来不及细想,里面传来几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以及布鲁诺满意的笑声。
    毒蛇吐着信,虚伪的许诺淬满毒液。“这就对了,如果能赢下这场,你们很快就能坐实首发位置,到时候薪资翻几倍,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过日子。”
    脚步声向门靠近,本能警告克莉丝应该立刻转身逃离,然而还没等她迈开腿,紧闭的房门便猛地拉开。干瘦黝黑的男人怔愣住,与门口万分震惊的克莉丝对视。


同类推荐: 教授,抑制剂要吗 完结+番外有言在先ABO繁花倾尽又逢君[兄弟战争]养子宿敌盛世安 完结+番外重生小饭馆 完结+番外在古代上学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