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文学
首页你退我婚,我掘你祖坟 第175章 不顺路啊

第175章 不顺路啊

    咳咳!以上皆是萧夙的自我幻想。
    实际上是他压根不知道崔莺莺住在何处,又只能老老实实的走正门,在管家的带领下前往书房。
    还未曾踏入屋内呢,就听见里头的算盘声了,还有他那兄长的声音。
    “咱们得省着点花了,你瞅瞅,这才多久,已经花了我这么多的银子了。”
    萧玳一看账本心都在滴血。
    他本也不是抠抠嗖嗖的人,从邺城来太原的时候在开销上也不曾委屈过自己,可自从多了几张嘴之后,开始了精打细算的日子。
    上影瞥了一眼账本,这些开销以小郡主花得最多,时不时的就上街置办东西。
    “要不要属下跟郡主说一声?”上影很直男的询问。
    萧玳抬头白了他一眼,“你说的什么话,小姑娘家家的买点东西怎么了?那不是人之常情么?”
    “你这话说出去让我这个大楚大王爷的面子往哪放?难不成我还养不起我这个弟妹么?”
    上影提醒,“殿下有名无实,又没实权,时常游离在外,您名下的那些产业只够支撑您在外游学的。”
    弦外之音就是,你这个王爷没啥钱财,还不抵小郡主的郡主府呢!
    “……”萧玳扯了扯嘴角,咳嗽了一声,“那咱们还剩下多少钱?”
    “回主子的话,按照太子殿下的吩咐买下了阮家的那一批盐之后,咱们剩余的钱财只够支撑十日了。”上影板着脸大声道。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看清楚来人之后,萧玳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四下观望一番,眼疾手快的就将人给拉了进去,还不忘让管家离开。
    “给钱,你媳妇太能花了。”他二话不说直接摊开手讨要。
    萧夙瞥了他一眼,一巴掌打了下去,“明日让人给你送来。”
    萧玳一脸的古怪,却也没在追问,而是摆了摆手让上影离开,这才走向案桌,将一封密函扔给他,“你胆子不小,私自离开邺城,伍胥替你瞒得很好,但是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太后开春就要回邺城了,你可想好如何应对了?”
    “老太婆这些年不老实,追随她的人一直盘踞在她身边,暗地里为她收罗消息情报。”
    “如今邬家的也在邺城,你这个太子妃的位置,只怕没那么简单。”
    萧夙看也不看的塞进怀中,答非所问的道:“崔莺莺在何处?”
    “???”萧玳扭过头,眉头紧锁,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你是来看小弟妹的?”
    “路过。”萧夙很是自然的扯谎。
    萧玳也懒得揭穿他,没好气的给他指路,目送着人离开时却心事重重,缓缓走到屋檐下,手中的佛珠被盘得温热,他却静不下心来。
    夜色中的雪景别有一番滋味,一路上都挂着灯笼照明,院内的山楂树被冰雪压得垂下了腰。
    崔莺莺住在东厢房,依旧是珠玉伺候她,随着这几日的天气越来越冷,她出去逛街的兴趣也逐渐的淡了不少,便和韩魉投身于事业当中。
    “怎么样,还得是我出马吧!”窗户边的少女激动的站起身,双手叉腰,得瑟的挑眉。
    韩魉和珠玉对视一眼,噼里啪啦的掌声就响起来,默默的竖起大拇指。
    另外一边奶孩子的赵俦黑眼圈已经大得快把眼睛给覆盖了,幽怨的看向那三人,欲哭无泪。
    他堂堂一个杀手,如今居然沦落到来奶孩子了,早知道就不来了。
    “我跟你们说,这叫什么,这就叫艺术,正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一定会成为这一行的巨头,等回到邺城之后,咱们的店铺还得多开几个,我把我名下的那些商铺也换成这个,争取做大做强,成为行业首领。”她说得头头是道,眼里都是向往。
    如今的款式已经够多了,该轮到她真正的宝贝出场了。
    等少女神秘兮兮的从身后拿出另外一张图纸的时候,韩魉和珠玉不约而同的凑了过去。
    韩魉是个无情杀手,看见图纸的时候只觉得布料是不是太少了,那就相当于一件肚兜的布料可以做几件这种玩意,若是能卖出去,稳赚不亏。
    对比之下,珠玉脸色羞红,难以启齿的别过头去,“郡主……这这这……太有伤风化了,使不得。”
    “我觉得还好吧!多凉快啊!夏天那么热,不勒得慌么?”说着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随后不爽的抬起头来,虽然她不怎么有。
    但是造福姐妹们这种事情,人人有责。
    珠玉欲哭无泪,“这……若是被殿下知道了……”
    好好的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就对这事情有独钟呢!实在不行卖点胭脂水粉啊!
    “咱们偷偷摸摸的,不告诉他不就行了?”崔莺莺嗔怪道。
    话音刚落,她忽然觉得后面凉飕飕的,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自耳畔响起,“在下会告诉太子殿下。”
    谁啊!这么大喇叭。
    崔莺莺不爽的扭过头去,男人戴着面具,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韩魉脸垮了下来,别过头去不想看着煞风景的玩意。
    珠玉只觉得这人身形熟悉,还没来得及追问呢,就被韩魉拉到赵俦那边去奶娃了。
    三人看似围着小崽子,可耳朵都竖了起来偷听。
    “你怎么来了?”崔莺莺吃惊的趴在窗柩上,瞪大了眼睛。
    他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买来的糕点塞给她,“刚好路过,想着郡主喜欢就买了。”
    “从阮府到这里马车得半个时辰,走路得两个时辰……不顺路啊!”崔莺莺不解风情的嘀咕。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身体里的那个他虞晚姜可(H)下厨房鹅珠(高H)同桌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