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文学
首页我的心里一直在MMP(权贵X秘书) 29我心里的第二十九句MMP(剧情/照顾苏由/前

29我心里的第二十九句MMP(剧情/照顾苏由/前

    566
    我打开了保温盒,里面放着一碗蔬菜粥和几品配菜。我把它们放在了托盘上,给苏由端了过去。
    567
    苏由正低着头,挨着医生的数落。
    医生正是凤巷医疗团队那个资格最老、也最凶的老头子。
    苏由的脸颊微红,甚至出了一些虚汗,他乖巧地听着老医生的数落,看着护士小姐姐给他打针。
    我赶紧蹑手蹑脚起来,很怕一不小心就被老医生瞧见了。
    568
    “小先生,上次您生病的时候,我就告诉过您,工作是做不完的,身体才是第一位的……”
    我不由得在心里给老头子鼓了鼓掌。
    老医生凶归凶,说的话还是很中听的。
    “……连续一周昼夜颠倒,三天睡了不到八小时,今天到现在还没吃饭……对了,今天值班的生活秘书是谁?”
    我瞬间脖子一缩,脚步向后,试图逃回我的小隔间避难。
    569
    但显然,我是逃不掉的。
    “是林秘书。”
    苏由还未吭声,旁边帮他准备视频会议的行政秘书们已经麻溜地把我供了出来。
    “林秘书……”
    果然老医生顿了一下,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是林晚吗?”
    他抬起头,环顾四周,迅速锁定了已经开始瑟瑟发抖的我。
    我不敢再装死,连忙上前,把餐食双手奉上,然后求助地看向了苏由。
    “您不必怪她,是我想要多睡一会儿。”
    苏由哑着声道。因为发烧的缘故,他的眼睛湿漉漉的,难得地惹人怜爱。
    老医生看了看我。
    我又向下缩了缩脖子。
    护士小姐姐适时插了进来,她帮苏由配好了药,嘱咐起我该在什么时候提醒苏由服用多少。
    我装出一副格外虚(关)心(心)受(苏)教(由)的模样,连连称是。
    “林秘书?”
    然而尽管如此,老医生终于还是转向了我。从前被他支配的恐惧袭来,我立刻站直,聆听起这位老先生的训示。
    “等视频会议结束,就带小先生回去休息,记住,是带小先生回去休息,不是回去继续工作。”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570
    晚上八点,开了三个小时视频会议的苏由回了卧室。
    他靠在床头,一边慢吞吞吃药,一边看着平板电脑。我原以为他只是在消磨时间,就在递上杯子时好奇地瞥了一眼。
    那是长达三百多页的《安北行省年度工作报告》的电子版。
    我咽了一口唾沫。
    “小先生,既然今天身体不舒服,就早点休息吧?”
    苏由看了看我,垂下了眼睛,却也听话地把平板电脑还给了我。我接过平板电脑,又请内务秘书小姐姐再端来一杯热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关上灯,道了声晚安。
    571
    “林晚。”
    嵌在墙上的感应灯亮了。苏由叫住了我,我回过头。
    “怎么了?”
    我以为他不舒服了,就折了回去,俯下身看着他。
    因为发烧,苏由的眼睛里潋滟着水光,他的唇色很浅,令他整个人都柔软了起来。
    572
    十一年前。
    “咳、咳……”
    十二岁的小苏由躺在床上。因为和我离家出走、从安北被“请”了回来,又跟大先生发生了争执,他昨夜突然起了烧,于是一早,小苏由的母亲、凤台的苏夫人就来到了凤巷。
    小苏由高烧不退。
    夕阳沉沉,我卷起竹帘,让余晖照进室内。
    “晚、晚……”
    小苏由的声音传来,我赶紧跑到床前。老医生转过身,一旁服侍的秘书们给我让出了一条小路。
    显然小苏由听说了下午苏夫人把我叫过去的事情,所以虽然还没问我发生了什么,就开始含着泪向我道歉了:
    “对、对不起晚晚……母亲她都是因为我……呜、呜……”
    573
    我摸着小苏由的头发,他的头发已经被发烧流出的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大约因为生病的缘故,眸色愈发可怜了起来。
    574
    虽然十七岁的我已经很不把苏家人的斥责放在心上了,但……苏夫人还是不一样的。
    她是整个凤台和凤巷最讲道理的人。
    “晚晚,”
    苏夫人拉过我的手,示意我坐到她的身边,
    “阿由这个孩子,从小性子就柔、心思也细腻,他跟着你,我是明白你辛苦的……”
    我羞愧地低下了头。
    是小苏由看到了因姥姥病危消息而崩溃的我,才坚决要求陪我一起回去的;是我明明知道凤巷的规矩,却还是因为贪恋别人的温暖,带着小苏由一起回了安北的。
    这不是小苏由的错。
    苏夫人温柔地替我拭去眼泪。
    575
    “……只是我没有想到,小时候那么懂事的孩子,到了叛逆的年纪,竟然也会像……顶撞他的父亲……”
    苏夫人没有责怪我,只是说着小苏由的不好,她的声音很轻柔,仿佛一阵微风,徐徐地拨开笼在凤巷上空的阴霾。
    “……我和大先生商量了,等年后,就送阿由去国外读书,老是这么在凤巷里养着,大家都娇惯他,性子是磨砺不好的……晚晚,你能明白我们做父母的难处,对吗?”
    576
    苏夫人说的话犹在耳侧。
    小苏由虽然可怜,却也显出小孩子逃学的可恶来。
    “晚、晚。”
    他看着我,抓住了我的手,小手很凉,然后眼泪就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
    我本能想要去拿纸巾。
    “……老是这么在凤巷里养着,大家都娇惯他,性子是磨砺不好的……”
    苏夫人的话又清晰地在我耳边回响。
    我咬了咬牙,缓缓地抽出了手。
    “晚晚……”
    小苏由嗫嚅地看着我。
    “苏由,听大先生的话,去国外读书吧。”
    577
    于是十二岁的苏由去了a国。
    他就读于世界最顶尖的、各国权贵子女云集的athe公学。
    578
    同年。
    十七岁的许旭和我被帝都大学录取。
    许旭就读于经济学专业,而我就读于新闻学专业。
    【渣胖的话】:
    悄摸摸放上一章
    and煊子和意子真的挺配的(胖咕咕点评道)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借种( 1V1 高H)姜可(H)身体里的那个他蓝云时分博弈【古代 百合】下厨房白羊(校园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