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文学
首页DID短篇合集(绑架强迫bdsm等) [短篇]被人欺负的鬼

[短篇]被人欺负的鬼

    **提示,看完第一句话后,觉得膈应的,怕迷信的就别勉强看了哦。这只是个声明,没有任何瞧不起敬畏鬼神的人的意思。比如我也在现实中不会玩,只是脑洞出来了随便写写。
    你是一个笔仙。没有生前的记忆,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成为这种意念体状态的。挺不可思议的是,你的自我感觉很良好,没有什么怨气——不如说你完全没有生前的记忆。幽魂难以被人感知到,更别说照镜子。你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在人间游荡着的期间也没有遇到过能唤起自己记忆的任何事物。
    你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生前是男还是女。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已经在世间游荡了将近十年了。
    在干笔仙这一行的灵体中,你算是有良心的那一类。只要召唤了你的家伙们好声好气求你,问题也合你的口味,你就会正确地解答他们的问题。偶尔会遇到过于兴奋问完问题后忘记把你送走的,最多跟着他们让他们做一个月噩梦,没要过他们的命。除此之外,你也遇到过其他的召唤方式,例如碟子、铜钱,罗盘等等。
    游荡在人世间一览各种隐晦与八卦挺有意思的,而且即便是借助没有生命的物体也好,你真的很享受可以触碰到东西的感觉。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生…我是你的…今世…请在纸上……”
    吼吼,刚想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又有生意来咯~
    此刻正是子时,你最为活跃的时刻。循着这熟悉的呼唤咒语,你飘进了房间中,看到三个男人握着一支钢笔。三个男人的皮相都不错,穿着西装或者衬衫。桌子上除了作答用的纸,还摆放着线香与红烛。
    这个组合还挺奇怪的,一般都是半大的少年与年轻人还会玩这种灵异游戏。这些看起来像是社会成功人士的男人们究竟有什么问题,准备着如此妥当的贡品,想要求助于游魂呢?
    你带着几分好奇,跳进了钢笔中。当你操控着笔尖开始移动的瞬间,你感觉到握着你的手指都不约而同紧绷了一下。例行公事地画完了一个圈后,你等着他们的下一个问题。
    一个人问:“笔仙,我想知道下周哪只股票会涨。”
    这问题你熟,龙飞凤舞地写出《a股是谎言,建议炒美金》。
    好无聊啊,怎么是个人都要问这种问题?下期彩票中奖号码,未来的另一半这种问题可不在笔仙的回答范围之内。
    “笔仙,你知道sm吗?”
    ??哦?这真是个好问题!
    ——sm什么的人家超级喜欢的!
    当阿飘嘛,一般都是在晚上更为活跃,而深更半夜在人类的家中能看到的最多的场景便是床榻上的情趣之事。其中又属那些使用绳子皮鞭等道具的玩法最为有趣,你可稀罕看了。
    于是,你在《是》上画了一个圈。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问出这个问题的男人好似轻笑了一声。
    你正期待着他还会问出什么问题,如果是“我配适度最高的m在哪里?”的话,你可以给点意见。
    毕竟这一片地域的sm圈子你已经了如指掌了。哪些s是假的只是为了骗炮,哪些烂人偷偷一主多奴,哪个m最铁屁股什么的,你通通知道。
    “那..笔仙你就好好享受吧。”
    咦?这不是个提问啊?
    你有些疑惑。但是下一秒那个人竟然从袖子里甩出一张符纸贴在了钢笔上。
    符纸上的朱砂咒文闪闪发光,你顿时感觉到某种深红色的力量缠绕着你的周身。你发动法力想要挣脱着压抑难受的力量,但是它却凝聚成了一条红色的锁链,缠绕住了你。
    “完了!要被净化了?!…就这么消失吗?我…我不要,我还没……”
    你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像是天地之力欲将你湮灭一般。你痛苦地失去了意识。
    ……
    ……
    怎么回事……我没有“死”?
    你回复了意识,随后有些惊讶。你已经知道了笔仙召唤是个圈套,他们是想要捉住你。但是一般都是道士和尚为了净化鬼魂才会搞这么一出,但你为什么没有被杀死(彻底磨灭存在)呢?
    无论如何,你是有些庆幸的。原来只有到了最后关头,你才知道自己是有留恋与不甘的。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执念究竟是什么,但是终于得以确信自己想要找回记忆的决心。
    不过…现在这是在哪里?
    你的感知全部被剥夺,四周一片漆黑。估计是符纸的作用,让你被封印在寄宿的容器中了。
    你没有等多久,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你:“笔仙…笔仙…”
    这次的召唤与以往不同,你没有选择是否回应的权利。你的意识在一瞬间被控制,不得不回应了契约的召唤,随后重新感知到了一切。
    不对…这感觉,好,好怪??
    身体周围反馈来极度令人不适的挤压感。你皱了皱眉。
    等等…皱眉?
    你不是灵体吗?这么会产生一种做出了真实动作的体验?
    “天哪,动了……竟然真的成功了。”
    你往声音的方向看去,男人的那张脸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你。看着他脑袋后的天花板,你又不确定地回味了一下身下那种宣软的感觉——你…正躺在床上?
    (难道,我恢复了肉身?)
    你这样想着,却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能感受到双手双脚。不过很奇怪的是,你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而且有几处地方在持续传来怪异的疼痛感。
    “来吧,笔仙。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男人似乎是看出了你的满腔疑虑,善解人意地抱起了你,让你们两人(一人一鬼)同时照在了镜子里。
    你不敢相似自己看到了什么:他正抱着一个做工精致的等身性爱娃娃。
    娃娃的皮肤与头发估计是用了很贵的材质,看起来与真人无异。为了某些功能,樱桃小嘴是可以张开的。此刻,两瓣红唇间绑着一个巨大的口球。因为是性爱娃娃,这个玩具的身材相当火辣迷人,小脸也是清丽漂亮,不过这个娃娃的表情中竟然透露着惊恐?
    随后你就发现了真相——这个娃娃就是你自己啊!
    你曾经当过碟仙、钱仙,知道寄宿在不同物品上之后感觉会不一样,但你从没想到过寄宿在模特或者玩偶上竟然能活的几乎和人一样的感觉。甚至你的心情竟然也能通过玩偶的表情反馈。
    毕竟也没有哪个变态能想到“充气娃娃仙”不是吗?
    ——今天你却有幸见识到了。
    这个娃娃还有几处与众不同的地方。“她”身上只穿着一套骚浪诱惑的白色半透明丝袜连体内衣。织物薄如蝉翼,除了增添性感外没有任何其他作用,胸口的两点红梅清晰可见。娃娃的脖子以下都被这种白色丝袜套子包裹着,只有裆部开了个缝,露出光洁可爱的下体。蜜穴外的两瓣蝶翼是粉红色的,就连菊穴也显得十分娇嫩。除此之外,娃娃全身上下都勒满棕色的麻绳,被捆成了一条美艳诱人的肉棍段子。
    或许还为人时的记忆依旧埋藏在你心中的某处,随着这次不同寻常的体验而躁动了起来。你完全连通了娃娃的触觉,全身各处的紧缚感让镜中的娃娃翻起了白眼。
    你的双手被扭到背后,呈“y”型并拢紧紧捆了起来。绳子两股为一道的,绕过你的肩头,将你的手肘紧紧捆绑在了一起,然后八字形一路向下缠绕,在手腕上打结。
    胸前也上下各缠着两道绳子,绕回身后固定后再次回到身前,在胸部中间收紧,使得绳子呈“8”字型牢牢的勒住了那对肉葫芦的根部。在绳索的推挤下,娃娃本就的饱满的巨乳被勒得夸张地朝前爆突出来,半透明丝袜下的乳头明显顶起。
    腿部的绳子从脚腕起一圈一圈向上,将双腿并拢捆紧。每一道绳圈都还不忘从中间纵向穿过收紧,使得绳子更加固定。绳圈足足捆了近十道。一直捆到大腿根部,让娃娃的腿部被勒得凹凸不平,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揉捏把玩。
    绳子在腰上故意捆绑了两圈,随后直接深嵌入腿间的小缝之中,将蜜穴口勒得分开。紧致的甬道中插着一根狰狞的震动玩具,上面还带着螺纹状的凸起。
    “我靠,够骚的啊。”
    其他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原来是召唤你时的另外两人。他们赤身裸体,雄壮的下体已经因你的魅态而半起立了。其中一个看似比较急性子的走过来半跪在床前,打开了按摩棒的震动开关,还握着把手把它往小穴更深处推了推。
    !!
    这……这是干什么了啦?!!
    媚肉被摩擦撑开的快感如同最激烈的电流,让你瞬间浑身酥软。当了近10年的阿飘,刚刚恢复感官就陷入了这种重口的快感地狱折磨中,你又急又羞。下意识地想要反抗,却发现一件更令鬼绝望的事——你只能连通娃娃的感官,却无法控制它。
    根本不需要身上的重度束缚,你也是无法动弹的,只能绝望地感受着绳子在硅胶的皮肤上火辣辣的压力与摩擦感。还有小穴里饱胀的感觉——除了按摩棒,还有不少润滑液被挤在里面。
    你使劲浑身解数,脑内念了几乎所有能想到可以助你脱身的咒语,但全无用处。有个鸡肋的能力还能使用,就是开天眼,可以从其他视角观察这间屋子。这时,你发现充气娃娃的背后贴着一个正在闪闪发光的符纸,想必这就是他们几个凡人可以困住你的真相了。
    “小笔仙,以后你就是我们的玩具和奴隶了。”
    最开始抱着你的那名男人一下子躺倒在床上,他火热的胸紧紧贴着你的后背,随后用手扶着阴茎一点点插入了你的后门。
    毕竟这是个性玩具的身体,不会撕裂,但是紧致的褶皱被炙热的阳具撑开、被反向进入填满的不适与痛苦也足够你喝一壶的。幸亏小穴里的润滑液够多,不少沿着股沟流到了后庭处,随着阳具一起被送了进去,让后面半根更快地埋了进去。
    另外两人也不甘示弱,一个压在你上方,将被紧缚的小腿架在肩头,抽出你体内的玩具后,握着厚实的肉棒一下一下拍打在花穴外面。
    你感觉到私处又骚痒又疼,还有着欲求不满的空虚,瞪大着双眼。
    “宝贝,来,看着我。”最后的那个人掐着你的下巴逼迫你转向他。浓郁的雄性荷尔蒙飘进了鼻子里。男人扯下你嘴里的口球,挺腰插进了口腔里。
    明明只是个充气娃娃,根本不是肉身,但你却能感受到喉咙里的黏膜被顶到时的反胃感与被迫深喉时的窒息感。加上被两根肉棒填满的下体,身体多处地方的化学反应交融在一起,简直要疯了!
    这感觉太奇怪了,明明你的小穴都没有动,但你能知道,自己高潮了!
    身上的三个洞全部被填满,但你无法反抗。虽然无法流泪,但眼睛中清晰地晕染着一层水汽。模特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让男人们更加兴奋,更深地把自己埋了你体内。
    “噗嗤噗嗤”水声与肉体拍打交合的声音持续了半个小时。你的意识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他们各种玩弄,乳房与耻丘被揉捏成各种形状。他们发出低低的呻吟,宣泄在“你的身体”里。
    下体的双穴被肏得好热…你甚至在神志不清的时候怀疑过,这么热,这具娃娃的材质受得了吗?不会坏掉吧?
    不过除了不适与快感,还有一种感动——你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温暖的感觉了。正午的太阳会让你的灵体刺痛,被你附身的人只会觉得寒冷而你却感觉不到从他们身上吸取的热量。
    啊啊,这就是活人的感觉~~
    最终,三个人分别在你的三个穴里各射了一次才心满意足地停了下来。你趴在床上,不断有白色的粘液从下体流出来。男人们一下一下打着你的小屁股,你一言我一句地说明起了一切的缘由。
    他们都是商业伙伴,需要一个灵体长期帮他们打探敌对公司的商业秘密。娃娃身上的符纸与钢笔上的符纸都是他们请高人画的,能在不请走笔仙的情况下保证笔仙不会诅咒伤害他们。
    至于如何驱动被俘获的倒霉笔仙一直为他们效力,你之后很快就知晓了他们的办法。
    即使做爱结束,娃娃身上的绳索也没有被解开,反而是一条连着天花板的绳子牵着身后的手腕,让你被反手高吊绑在房间里。勉强能点地的小脚被套上一双高跟鞋,但是鞋中布满了无数根小针,时刻刺激着足底敏感的穴位。
    更多玩具被布置到了“你的身体”上。两个电动乳夹紧紧卡在乳头根部,为了防止震动时产生移位与掉落,两条黑色防水胶带成[x]形贴在了上面。花穴外被带着绳结的股绳狠狠勒成左右两瓣,从更深处延伸出两条电线。你的蜜穴与菊穴里有两个跳弹,每次都会开在中档位置,过10分钟停下,下次随机启动。
    只要他们用不到你的时候,你就会被独自留在房间中,饱受高潮寸止的折磨。
    乳头的瘙痒感令你时刻保持着清晰,但低强度的跳弹只能让你在无法攀到顶峰的状态下屡屡失落。渐渐地,欲望层层堆积,却无处纾解,犹如被地府的火焰持续灼烧。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身体完全没有主动权,甚至连磨蹭大腿用股绳玩弄自己的小穴都做不到!
    只有当你的主人们有问题需要你解答时,你才会重新回到笔里做回本职工作。你的全部能力回来了,但无法主动切断召唤契约。于是你不得不向他们妥协,尽心尽力帮他们去做市场调查,窃听电话或者时刻盯紧证券交易的数字。
    只有你的表现令他们满意了,他们才会奖励你一次高潮当做“工资”。每次意识被快感充满过后,你就愈发期待下一次的高潮,深陷这种泥沼中无法自拔。
    逐渐的,你越来越能干,除了提供情报,还能顺便把它们都分析好,做个总结。最后甚至还能被封印在电脑里成为“excel仙”或者“ppt仙”,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开放式结局1:你继续当这三个人的奴隶,直到永远。他们老去后,把你的秘密传给了他们的后代。几百年后,依旧没有人知道,巨大的古老财阀家族中的密室里,竟然摆放着一支古老的钢笔和一个玩具性爱娃娃,还有一个每天都欲求不满的可怜小笔仙……
    **开放式结局2:时间久了,你通过做爱熟悉了主人们的元气,但不知道为什么,一些不属于笔仙时期的记忆片段开始出现在你的脑子里。朦朦胧,胧似是梦境,但又总觉得既视感过于强烈。
    直到有一天,你回到钢笔里,准备回答他们的问题。一个人掏出了一把带血的刀:“笔仙,告诉我,这把刀上血液的主人现在…在哪里?”
    你用精神力去探知,却发现当接触到血液的那一刹那,神识里犹如一道惊雷劈下。你呆愣住,诧异恐惧愤怒哀伤等千百种情绪一齐涌入心头。
    看见手中的钢笔一直在颤抖却不划动,男人的嗓音中带着颤抖继续追问:“笔仙,那你认识这把刀把?”
    你不知道。你明明不知道…但是笔尖却自己动了起来,画了一个圈。
    《是》。
    “笔…宝宝……告诉我…十年前,是谁…究竟是谁…杀了你?”
    **剧透,下一篇是《被鬼欺负的人》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这是你的绿帽[快穿]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风流女相(女强,NPH)推倒娱乐圈 (NPH)狡猾的蛇人兄弟(NP)穿书后和反派男二he了(古言,1v1,高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