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文学
首页玩心 旧情

旧情

    “那年本来答应你要找个地方好好过个假期的,结果……食言了。”那年温家出了事,后来他又随着文茜去了美国,不仅是这个承诺落了空,也是自那个假期开始,许盛雅失去了她的子伦哥哥,也失去了她人生中唯一一份纯澈至真的感情。
    “无意间在论坛上看见有人说这里的森林有大片的萤火虫,来了之后发现除了萤火虫,这里还大片种植玫瑰,觉得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所以在这附近买了地。”温子伦把一切都说得很简单,把他这么些年心底对于许盛雅的感情与歉疚都一笔带过,“不过好在我的诺言还是兑现了,尽管它过了实在太久。对不起。”他轻轻拍拍许盛雅的肩,语气极轻,但极诚恳——这么多年的离开,于她而言定然是十分难受,可他当时的境况实在无法再接着守护陪伴她,且温家的危机让他焦头烂额,他也不想让许盛雅为他着急担心,可说到底他还是离开了,她如此地信任依赖他,他却就这样一走了之,对于她,温子伦这么多年一直抱有深深的歉疚。
    离开她肩头的手在放下的一刻忽然被她牵住,温子伦一诧,在月光下对上许盛雅的眼,瞧见她微微湿润的眼眸。下一秒,是许盛雅抬头吻他,在这皎洁月光下,闪烁萤火中,她借着酒劲抛却一切不管不顾地吻了他。各自的身份家庭也好,当年的事情也罢,此时此刻许盛雅什么都不想再考虑,在当下,在这个安静漆黑的森林里,她只是许盛雅,她面前站着的是她默默喜欢了很多年的子伦哥哥,而这么多年来,她的子伦哥哥心里也并非是全然没有她的。她只思考到这一层,就足够了。
    夜渐深,他们牵着手回到庄园,在月光下的玫瑰花田里对坐,却依旧是沉默。良久,许盛雅又拿起杯,将里面的红酒喝尽,而后冲他微笑:“谢谢你还记得。”
    那年学校的夏令营,说要到某个山谷里去观察星空,以及看萤火虫,可是当许盛雅看见消息的时候报名已经截止了。她有些遗憾地同温子伦说起,温子伦便笑着安慰她,并许诺假期里找个合适的地方陪她一起去看萤火虫。而方才他说起这个房子的来源,萤火虫加上玫瑰,这两个重要的元素,足以让许盛雅明白,在他心里自己的份量究竟有多重。
    “别喝了。”见她又喝了几杯,温子伦径直走过来按住了她又要倒酒的手。
    两人间又是沉默。今日才相互明了的心意不知为何在被挑破后竟然有些沉重,他们两人都没有互诉衷肠也没有重温往事,只是在彼此凝视中沉默,眼神和表情都十分复杂。
    “我该休息了。”
    良久,是许盛雅率先打破了这场沉默。有情又如何,当下自己已婚的身份,又能如何呢。
    她要抽手离开,手腕却被温子伦紧紧握住。她抬眸的瞬间,温子伦甫然俯身吻她。这个吻比起她刚才的要霸道得多,虽细致,力度却不小。
    唇齿纠缠间,交缠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周遭的温度猛地升高,许盛雅只觉得心跳都快了起来。
    当两片唇结束纠缠的时候,在短暂的呼吸间,温子伦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在他自觉懊恼认为唐突侵犯了她决定起身离开的时候,许盛雅双臂环住他脖颈,重新吻回了他。这场唇齿甚至唇舌的纠缠彻底让他们身心都完全沦陷,温子伦伸手抱住许盛雅将她放上餐桌,月光映在她透着迷离春情的眼眸,格外地诱人。
    于是这吻的路径从她唇瓣向下延伸至脖子,颈窝,再逐渐向下,到衣物遮挡的乳沟。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头皮和脊柱甚至每一个毛孔迅速扩散开来,许盛雅舒服地低吟,呼吸也慢慢变沉。
    温子伦已然滚烫的双手从她裙摆伸进去,触摸到她微微发凉的皮肤,手掌在逐渐向她小腹甚至更下方游移抚摸的同时,许盛雅也已经松开了他的裤链。
    “盛雅……”他的声音已然低哑,这么多年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还能见到她,更遑论是这样亲密的接触。
    “我要你……”许盛雅附在他耳边低声软吟,嘴唇含住他耳垂用牙齿轻轻地咬玩。
    于是他就在她下身无比湿润的欢迎中,顺利地插了进去。许盛雅双腿盘在他腰间,在他顺利进入的一刹那紧紧箍抱住他,双脚都紧紧蜷抓起来。这一瞬间的交合是他们身心感情的宣泄,是多年来被压抑的爱恋的释放,温子伦重重地顶向许盛雅身体更深处,许盛雅则调整姿态想要更完整地接纳他。他的吻游走在她上身,从锁骨一路往下,深埋乳间,甚至温柔地衔着那颗娇红小豆轻咬挑逗。
    在一片浓郁的玫瑰香气里,躯体一次次的交合带给许盛雅无尽的快感,她紧紧抱着温子伦,只想着这一夜长一点,再长一点,这月亮不会落下该多好。
    花园里的一场欢情结束,温子伦抱着许盛雅进了屋里。
    “我去给你放水洗澡。”对于这样一场没有控制住的欢爱,温子伦心底总还是有些抱歉。可是许盛雅依旧抱住他——不管明日如何,至少今夜里,你我都属于彼此,全心全意,只属于彼此。
    于是一场热吻将两副躯体里的欲火再度勾燃。叁两下衣衫褪尽,他们在床上再度交缠。许盛雅跨开双腿迎接温子伦的进入,温子伦毫无阻碍地进入她身体,掌控着节奏不断抽插,许盛雅美妙婉转的娇吟不断撩拨着他体内的情欲火焰,力度也不自觉地越加越大,节奏也越发地快起来。
    就算累了休息的时候,交合着的两人也并没有分离开来,许盛雅感受着滚烫的他的物件在自己的体内稳稳地插着,起身一翻,将自己坐在了他的身上。于是她的吻从他的眉眼开始,一路向下,与唇舌交缠,再往下,舌尖去挑逗喉结。温子伦被她撩拨得受不住,双手掐住她腰想将她反压身下,但许盛雅握住他手,同时唇齿离开他喉结,只附在他耳边轻轻用气声道:“让我来。”
    她上半身贴在他身上,抬撅起下身,让他的东西从自己身体里滑了出来,双腿扔保持着跨开的姿势,那处湿润泥泞的交合之处完全呈打开的状态贴合在他的小腹上。许盛雅坐直身体,牵引他手抚上自己,从腰部开始慢慢向上,从侧边拢住双乳,然后覆盖住,按压揉捻。她的下身也开始扭动,双乳随着这扭动在他手里不安地晃动,而那流淌蜜液的地方逐渐向他的昂扬之物靠近,却只含着它,擦弄它,没有朝着它坐进去。
    被她这番撩拨几乎要把持不住,温子伦的手松开她双乳按住她不乖巧的腰肢,声音低哑:“盛雅,给我。”
    于是许盛雅伸手抚住那早已发硬滚烫的物什,对准自己那早已想吸住它的蜜径缓缓坐了下去。交合的快感席卷全身,温子伦再也按耐不住,将许盛雅压在身下,快速的抽插冲击之下耳边不断响着她愉悦的呻吟。这一场欢爱尽情尽意,月色让房内朦胧诱惑,无边的夜色像是巨大的床单,将他们两个紧紧裹挟在一起,怎么也不愿分开。
    许是这一晚太过纵情忘意,第二日许盛雅少见地没有早起。等温子伦叫醒她的时候,外头的阳光已经十分耀眼了。
    “别睡了,起来吃点东西吧。”温子伦忍不住的早安吻落在她额头,许盛雅双手本能地环上他脖颈,嘴唇寻到他的喉结,调皮地挑逗了一下。
    “别闹,起床吧。”温子伦的声音极度柔和,可今日的许盛雅却不听话,双手拨开他睡袍,在他胸口轻轻吻了一下。
    感到自己的某处又开始有了反应,温子伦怕再度失控,便想起身离她远些。但许盛雅借着他的力度坐起身,顺势将他压坐在床边,双腿再度跨开,刚一坐下去,就已经察觉到他那里的异常。
    就再放肆一回吧。
    许盛雅解开他松垮的腰带,他的腰腹及下半身便没了遮挡,她脱去自己的睡裙,两副身躯在满屋的阳光里赤裸相见。毕竟同昨晚的夜色里不一样,许盛雅的脸很快就红了起来,那股要强吻他的气势在白日的阳光下好像忽然就被抽走了,可是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下身已然滚烫,许盛雅坐在他身上,忽然有种进退不得的尴尬。
    看见她迅速飞红的脸颊,温子伦温朗一笑,随后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郑重地,认真地,深深吻了下去。欲望的火焰再度被燃起,有了昨晚的亲密接触,这一次他们彼此都不再小心翼翼,随着吻逐渐热烈,许盛雅的身体也做好了准备。房间里有节奏的声响逐渐变大变快,温子伦在不断的奋力抽插中,在许盛雅的允许下将滚烫的精液射进她身体深处。为了避免同叶曜再有什么意外的肉体关系,许盛雅也默默开始服用短效避孕药,但今天她忽然想,如果她和温子伦能有一个孩子,那么他该是什么样子呢?像自己,还是像温子伦?但肉体的快感让她无法专注思考这个问题,她迎接着温子伦对她身体的撞击,一下又一下,炸裂的快感遍布她全身,她不自觉地紧紧吸住温子伦那根硬而滚烫的物件,同样的快感也炸裂在温子伦的身体。他们彼此默契地交合,享受着淋漓尽致的性爱,所有的现实都不去考虑,只有这一场激烈刺激的欢爱才是当下最该被在意的。
    --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乱交游乐园18禁真人秀游戏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情色诱惑(NP,高H)偷上姐夫(1v1/出轨/高h)生而为欲楞次定律_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