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文学
首页玩心 ⒟àńмёì.ìńf⒪ 就当是一夜情吧

⒟àńмёì.ìńf⒪ 就当是一夜情吧

    可他急成这样,泡在冷水里的许盛雅也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也不责怪他闯进来,也不同他说话。顾不得其他,叶曜抓起架子上的浴巾,裹起她便往外抱。虽然是夏末,但这个海边小城风可是大得很,晚上也很凉快,许盛雅这么泡着冷水,不注意的话怕是能发烧。
    裹着浴巾在许盛雅周身拍拍吸走身上的水分,没考虑那么多,叶曜直接把她往被子里塞——全身皮肤都凉成这样了,再不保暖肯定得生病。
    然而没多久体温慢慢上来的许盛雅又觉得脸开始发烧,有被子帮助保温,她只觉得身体愈渐滚烫,意识又开始涣散。
    “你……”看她面颊耳朵又开始泛红,叶曜知道是药效又起来了,对于这种药,最好的解决方式他自然知道,可这是许盛雅,虽然是他的妻子,但此时此刻他还没想过乘人之危。
    倔强如许盛雅到了这个时候仍旧一声不吭,除了呼吸加重竟然连声音也不发,只是侧蜷身子紧紧箍抱着被子。看她额头已是满满的汗,叶曜看着揪心,赶忙拿了纸来给她擦汗。这时他才发现她最内层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黏在了脖子脸颊上,连露在被子外的皮肤都汗湿成这样,被子里的就更不用说了。
    “我……我去拿个湿毛巾给你擦擦吧。”虽说男女有别,但好歹也是自己的妻子,看她这样硬扛着对抗着药效,叶曜看着也有些不忍。
    毛巾很快拿了过来,叶曜小心又仔细地从后颈开始,一点一点慢慢掀开被子,仔细给许盛雅擦着后背上密密的汗。她的皮肤也是白皙滑嫩的,比起许暨雅要再瘦些。他轻而小心地拽开些许盛雅紧紧抱住被子的手,想要给她擦擦前身的汗,但是给她翻身的时候,他伸手想要让她转过去,在药效下对于皮肤接触的异常渴望促使许盛雅顺势躺进了他怀里。他身上穿着宽松的短袖,手臂因为空调吹着是凉凉的触感,体温因为低于许盛雅的,因此她觉得这一整尊躯体都是清凉舒服的。下意识地,她伸手抱住了这个比自己凉快些的躯体,与此同时叶曜一愣,竟呆在了那里。⒫o➊➑щ.Ⅽo⒨(po18w.com)
    “盛雅,盛雅。”他想松开她,可是她整个人往下沉,他有些不好拽,便只能跟着她一块儿往下躺。他不断地轻声叫她,而后瞧见她视线涣散的眼睛。许盛雅抬头努力聚焦视线去看他,软软的鼻音轻轻应了一声。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那样柔软的鼻音在平时可是绝对听不到的,发觉许盛雅似乎没法看清自己,知道这会儿或许正是药劲儿变大的时候,因而叶曜的语气也更加温柔。
    隔着衣料许盛雅能感觉到在那之下有一个紧致的结实的躯体,药效促使着她不断地想要去找寻,可是她仅存的意识还在尽最后的气力阻拦她,于是说话的声音少见地带了些撒娇的意味:“热……难受……”
    见她背上又变得湿湿滑滑的,叶曜还抓着毛巾的手赶忙要给她擦去那些汗,这样的姿势便直接把许盛雅抱在了怀里,一瞬间许盛雅的额头便贴住了他的脖子,皮肤的直接相触更加刺激了药效,许盛雅屈从内心地抬头,用她的脸和唇去寻找那处吸引她的皮肤。
    喉结就这样被她的唇轻轻吻过,酥麻的感觉忽然间从脊柱走过,然后流向头皮,不受控制地低哼一声,叶曜低头,他的唇距离许盛雅的鼻尖,堪堪不过一毫米。
    这下便是再也控制不住地起了反应,可叶曜的理智让他再次向许盛雅确认:“盛雅,盛雅,你看清楚,我是谁。”
    许盛雅再次努力地将眼神聚焦,而后乖巧地回答:“叶曜。”
    她的呼吸就这样暖暖地滑摸在他的脸边,他只要垂眸,一丝不挂的许盛雅胸前的春景便能让他一览无余。可他还是没有着急:“你知道缓解你身上的药效,让你能舒服一点,应该做什么吗?”
    “嗯……”这样近的距离里许盛雅的呼吸持续加重,身体也不断地向叶曜靠近。
    “那……你放松……”叶曜小心地牵引着她,先转过身子,然后带着她张开双腿。
    “嗯……嗯……嗯……”
    叶曜温柔地用手掌从许盛雅的胸侧缓缓地轻柔地按摩着,顺着她的双乳,然后到腰窝,到臀部,再到大腿根部,这样的力度让许盛雅放松不少,终于不再紧咬牙关硬扛着,甚至舒服地哼了出来。
    手掌顺着她的小腹一直往下滑,覆盖住那片柔软的毛发,手指灵活地在那处柔软湿滑的地方不断揉弄,直到那黏液漫出花芯沾缠在他指上,他再分开那两片软肉,指尖在那湿滑的入口处轻轻点划试探,直引得许盛雅已经彻底瘫软的身子不住地颤抖。
    “我要进去了,你放松。”感受到她那处地方收缩的加剧,叶曜知道她的身体已经足够想要。同之前与许暨雅的每一次激烈都不一样,对待药效中的许盛雅,他十分温柔,节奏虽慢,却也能保证整根没入。
    “嗯……啊……”
    再没有其他的抚摸和轻轻咬弄,叶曜直挺挺地整个插进来,许盛雅重重呼吸,身体和心里的某处都被巨大的满足,于是忍不住地呻吟出声,同时环住他脖颈的手也收得更紧。
    “很好,放松一点,盛雅你夹住我了。”叶曜含住她耳垂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而后唇齿顺着她脖子来到颈窝,轻轻咬了咬她的锁骨,下身是慢慢地抽出,然后裹着那充盈的淫液再次顺畅却慢速地插了回去。
    感受到那根滚烫而粗大的性器又重新插入自己的身体,并在体内慢慢地搅动,伴着皮肉带着淫水发出的拍打声,舒服的声音从许盛雅鼻腔间滑出。
    虽然她是舒服了,可对于叶曜而言并不刺激,他想要的快感还并未到来。于是使坏似地故意从她身体里退出来,换了手前去找到那颗蕊珠重重地捏了一下,然后是手指在那密林入口不断划弄,却不进去,只是不断逗弄那两片嫩肉,或者揉捏那颗蕊珠,引得许盛雅下身液水不断,但就是不把那硬硕的玩意儿插进去满足她。
    “要我进去吗?”看她腰肢不断扭摆,叶曜知道她想要。但就是存心逗逗她,甚至用舌尖去点点那颗敏感的小珠子,但就是不肯用他的硬家伙插进去。
    “嗯……”许盛雅发出不太舒服的声音,他明白她是想要。于是俯下身,含住她耳垂轻轻地咬,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发出蛊惑人心的声音:“我给你,但你要自己放进去。”
    于是他牵过她的手,向下握住他那根早已滚烫而十分硬挺的性器,领着她用那双柔软纤细的手在那根粗棒上抚摸套弄,然后领着她亲手把这根棒子插进自己的蜜穴。
    插入的时候有靡靡的水声,叶曜轻而易举地滑进,手压在她白皙的双乳上,几分诱惑几分柔情地对她说:“盛雅,你总该满足满足我吧。”
    话刚落音,下身已是猛然拔出重重插了两回,突如其来的快感引得许盛雅再也压制不住连声喘叫起来,可他故意欺负她似的低头封住她嘴唇,伸舌去纠缠她的,同时下身的速度不断加快,却保持着一定的节奏,就这样深深浅浅轻轻重重地反复几次,喘得许盛雅急促地呼吸着,脸颊愈发红彤彤的。
    她这样眼神迷离满头是汗的样子可比平常冷冰冰的样子可爱多了,叶曜忍不住地去吻她,手也不老实地在她身体的入口处卖力挑逗,直到她不安地扭动,他便又直挺挺地插了进去,九浅一深的节奏,带得许盛雅呻吟的声音也越发的柔媚似水。
    然而第二天醒来许盛雅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虽然浑身酸痛,她还是坚持拒绝了叶曜说扶她一把的帮助——昨天晚上他们在床上做完,叶曜抱她去浴室洗澡,结果两人都没把持住在浴池里又做了一回,甚至比床上来得更尽兴更激烈,尤其是她靠着池壁被他后入,双乳被他不断揉捏,那样的节奏让她身心无比快活,虽然不愿直截了当地点明,可她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哪里还敢再让叶曜碰她。
    关上门,许盛雅看着扔在架子上的自己的衣服,又想想昨天晚上同叶曜那几次尽兴的欢爱,她蹙起眉来,一时竟不知道如何面对。
    罢了,就当是一夜情吧,有什么大不了。
    --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乱交游乐园18禁真人秀游戏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情色诱惑(NP,高H)偷上姐夫(1v1/出轨/高h)生而为欲楞次定律_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