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文学
首页玩心 姐夫,我要你下面给我吃

姐夫,我要你下面给我吃

    “你!”叶曜闻言立即推开她,可是这个提议无比刺激,他内心的欲火自然是旺了一层,但理智仍旧让他站在原地。
    而许暨雅也不上前,只是弯腰将她的黑色蕾丝内裤脱了下来,塞进叶曜的衣服口袋,随即伸手隔着裤子抚摸他腿间那个勃起的硬物,手法熟练又令他舒服,“你就不想?”
    叶曜猛然按住她手,另一只手大力圈住她身体贴向自己:“这是你自找的。”
    “可我赌你不敢弄脏她的房间。”她手已经熟练地拉开他裤链,更进一步地触摸到了那个滚烫的硬家伙,双颊因为两人间气温的上升也染了几分绯红。
    “但我敢弄脏你。”叶曜一手带过她的身子将她重重压在墙上,另一只手自然也没有闲着,伸进她裙中熟门熟路地找到那幽密的洞口,手指揉捏那颗蕊珠,力度比平常要重上几分。
    “啊——”许暨雅忍不住呻吟出来,身子一软紧紧抱住了叶曜,“去那边,我站不住了。”
    于是叶曜抱起她,两人坐到了房内的沙发上,许暨雅两腿分开跨坐在他身上,腰肢卖力地摆弄,上下抽插间不断娇柔地呻吟,而那双雪乳被叶曜撕去了乳贴,一双大手隔着裙子毫不留情地挤捏。
    “她叫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实在有些累,许暨雅便趴在叶曜身上,隔着衬衫在他胸口抚摸。
    “我没碰她。”叶曜将拿过她手,将那纤纤细指逐个轻轻吻了,“这两天尽想你了。”
    许暨雅闻言笑:“想我什么?”
    叶曜低头将唇靠近她耳朵,牙齿轻轻咬弄她耳骨和耳垂:“想把你压在床上狠狠地操,操到你哭,操到你求饶。”
    于是许暨雅笑起来,语气更加娇柔:“姐夫,你吓到人家了。”
    叶曜闻言随即在她颈窝处咬了一口:“姐夫现在就想干你,狠狠地干,用力地干。”
    许暨雅听完佯装害怕,从他身上翻了下来,半个身子撑在沙发上,翘起那对浑圆的雪臀对着他:“姐夫你好粗鲁,你这样说我好害怕。”
    叶曜会意站起身来,一手扶着她腰,随即从后插入,进得比刚才更深。肉体拍触发出淫靡的声音,许暨雅一面说着不要一面喊着姐夫好粗,叶曜的手也不住拍在她臀上,男女的不住喘息紧紧地交缠在一起。
    “换个地方吧。”忽然想到了一个更隐秘的地方,许暨雅忽然提议。
    “你房里?”叶曜问。
    “那可不行,”给他把裤子整理好,许暨雅随手从小茶几上抽了些纸擦了擦自己黏乎乎的私处,“新婚才两天就上我的床,你怎么对得起我家姐姐。”
    “才刚上了我,这就翻脸不认人了?”叶曜亦是装无辜,随即跟着她走出了房间。
    这个点他们还在花园进行BBQ,秀姨也去帮忙了,现下屋里是不会有人的。因而许暨雅敢光明正大地跟叶曜一同从许盛雅房中出来,并毫无顾忌地带着他上了叁楼。
    许家每人都有一个储物间,凡是舍不得扔但又觉得占了房中位置的东西都会被放进储物间里。一般没事不会有人进储物间,就算来了,也是去自己的储物间,不会进别人的地盘。
    于是两个人在储物间里赤裸相对,许暨雅被叶曜紧紧抱着,双腿缠在他腰间,娇滴滴地道:“姐夫,我饿了。”
    叶曜低头埋在她颈窝间,细碎的吻沿着锁骨延伸,声音也变得低沉:“想吃什么?”
    许暨雅亦轻轻咬住他耳骨,道:“姐夫,我要你下面给我吃。”
    叶曜闻言低沉一笑,手指已经伸进她蜜穴不断搅弄:“只要下面?”
    “嗯——”许暨雅舒服地呻吟,然后又接着说,“还要吃蛋,两个蛋。”
    双指随即捏住那颗花芯加了力气揉捏,许暨雅身上随即过电一般酥酥麻麻,身子也更加软了:“姐夫,我下面也很好吃的。”
    “哦?”叶曜此时正用牙叼着她乳头轻咬,听她说完于是双唇一路游移向下,双手将她双腿再分开些,把那潭幽泉再看得清楚些,“你下面好湿啊,姐夫真想尝一尝,要怎么尝呢?”
    “你舔舔它。”许暨雅的声音这会儿媚得能滴出水来,下面不断地收缩,好像是等待得急了,“姐夫你舔它,很好吃的。”
    “小骚货。”伸手在她臀侧轻轻拍了一掌,舌头随即熟练地侍弄她的蕊珠。许暨雅被他舔得无比舒服,双手也在不停地搓弄自己的乳房。
    “你进来,快进来。”终于受不了了,许暨雅开始扭动腰肢。可是叶曜不允,拉过她手故意让她侍弄自己的小兄弟。
    “是你说要吃的。”叶曜分开腿,示意她应该用嘴了。许暨雅埋头进他腿间,舌头灵巧地侍弄,叶曜舒服得低吼一声,同时手掌覆握住她一只乳房,毫不怜惜地用力抓捏。
    随后许暨雅躺在地毯上,叶曜找准那洞口狠狠地插进去。这一场抽插比以往每次都要猛烈,不知是因为对许暨雅身份的识破,还是因为姐夫与小姨子在储物间偷情的快感,总之这一次叶曜有一点点失控,那样的力度和频率使得许暨雅有些承受不住。
    “不要了姐夫,不要了,不要了。”她的声音越来越软,可是越这样反而越能刺激叶曜。于是他当真停下,在许暨雅以为是休停的时候却被他强行拉起,腰身被他双臂紧紧固定,新一轮猛烈的抽插被他从后方掀起。许暨雅实在承受不住了,一个劲儿地求饶。可越是这样叶曜反而越是猛烈,她腿软得站不住了,便又把她放回到地毯上,开始再下一轮的抽插。
    “叶曜,不要了,真的不要了!”许暨雅眼角已经流出眼泪,一双桃花眼湿漉漉的,眼神迷离又勾人,实在叫人欲罢不能。
    于是叶曜骑坐在她身上,将那硬家伙放在她双乳间,许暨雅配合地揉搓着双乳去挤压那根大家伙,声音柔柔软软的:“你生气了?”
    叶曜没有正面回答,有些低哑的声音继续说着荤话:“姐夫说了要操死你,一定会操到你求饶,这点还不够呢。”
    “我真的不要了,叶曜,我不要了。”许暨雅感觉到叶曜是真的生了她的气,虽然她一直告诉自己,同他不过是炮友,玩玩的关系,不可当真,可真看见他和许盛雅结婚,她心里倒真有些不舒服,或许是占有欲在作祟?
    “晚了。”叶曜却不肯放过她,掰开她双腿继续重重插进去,嘴张大含入她大半个乳房,牙齿也在她乳尖上狠狠咬了一口。
    “不要了,不要了,叶曜,不要了,我疼,我疼……”在她浅浅的哭泣间叶曜终于把那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她身体深处。虽然这一次不同于往常,叶曜没有戴套,但许暨雅长期服用短效避孕药,所以他们倒不太担心意外怀孕的问题——他们都还不打算多一个孩子来增加自己的麻烦。
    “我抱你回去。”确认了外面没有人,于是叶曜赶紧把疲惫至极的许暨雅送回了房间。
    热水放好,他依旧小心把她抱进浴缸,并轻柔给她擦洗。
    “你生气了?”擦洗过后被叶曜套上睡裙抱回床上的许暨雅仍旧语气娇柔,仿佛是没休息过来的样子。
    “嗯。”叶曜轻轻应答,可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什么。气她隐瞒身份?还是气她接近自己别有用心?甚至是气她张口闭口叫自己姐夫来刺激自己?
    叶曜说不清,也找不到答案。
    许暨雅也不明白此时此刻面对叶曜的这份生气,她又是为什么有些不安。
    或许他们在维持这种并不公开的炮友关系并享受着这份性的快感时,都没有想过,他们对于对方,或许是有些感情的。
    --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乱交游乐园18禁真人秀游戏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情色诱惑(NP,高H)偷上姐夫(1v1/出轨/高h)生而为欲楞次定律_高h